电影蜂鸟资源网站是窃贼还是盗火者?鲁舒天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  • 来源:免费看鬼电影大全_2011电影_8g电影网 8gdyhd.com--唐僧电影图片大全






去年岁末,受中电影蜂鸟美谈判涉及的知识产权的电影蜂鸟影响,电影蜂鸟国内某藏匿于互联网达14年之久、注册会员达200万人次、点击达13亿次的知名BT网站被有关部门取缔了,理由简单且政治正确:




保护版权,打击盗版。




打击盗版当然人人有责,但问题在于版权这件事电影蜂鸟不能非黑即白地判断——在正版与盗版之间有着相当大的中间地带,一部电影不是正版,并不意味着属于盗版。




对电影版权的界定,从来不是一场“A胜就等同于B负”的拳击比赛,而是一场“存在第三种状态”的足球比赛,A与B之间除了胜负,还有平局的可能。如果你能get到这一点,我可以告诉你,“第三种状态”从来是一个大概率事件。




下面举一个例子。




哥伦比亚电影《猴子》




我们都知道,世界上有个国家叫哥伦比亚,我们可能至今没看过它的电影,但是我相信,哥伦比亚一定有好电影,而且每年都有。那我们为什么没看过呢?原因很简单:因为中国市场不是哥伦比亚电影的发行市场。




一部A国电影能在B国上映,并通过“正版”渠道挣钱,必然涉及到发行问题。




即便B国放开进口片的审批环节,它也不见得会把A国作为进口市场;即便B国是A国的主要出口市场,B国既不可能把A国全年的电影引进国内,也压根没有义务去这样做。




从1994年广电总局授权中影公司引进外国分账电影开始,到2001年中国加入WTO增加进口分账片的配额,再到2012年中美双方签订了新的分账协议,时至今日,中国每年进口电影已达电影蜂鸟64部,其中分账大片34部,绝大多数配额都被好莱坞占据。




第一家有进口片牌照的中影




中国进口片市场之所以没有哥伦比亚电影的一席之地,究其根本与好莱坞电影在世界影坛的竞争力密不可分,换句话说,这是市场自然选择的结果。




那么,中国观众有没有权利观看哥伦比亚电影,并借此认识那个与我们文化迥异的南美国家呢?我们应当认为我们有这样的权利,而且这样的权利是合理的。




一旦我们通过网络自行搜索哥伦比亚电影,这个过程就必然进入到版权矛盾的中间地带,也就是前文描述的“第三种状态”。







民法有句法理叫“法不禁止即可为”,我们的法律如果规定,中国观众无权自行欣赏来自世界各国的反映“世界优秀文化成果和当代电影艺术、技术成就的影片”,那么你通过正规渠道购买一盘哥伦比亚的DVD,恐怕都得掂量一下后果!




但问题在于,国家不仅不会出台这样的规定,还特别注重进口片的多样性。2004年,为了让国内观众看到来自不同国家的优秀电影作品,有关部门还特别规定:每年的20部分账片里必须保证有至少6部非美国影片。




这个数字当然还是太低,不过即便把上限调高,调到60部、600部、6000部,我们也不可能把所有国家生产的所有优秀电影都引进国内,即便是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美国,理论上也无法做到这一点。




事实上,在互联网时代来临前,每年都有不计其数的外国电影无法通过分账协议、电影节、流媒体等渠道被中国观众知悉,中国观众如今能在互联网上搜索外国电影的资源,享受的是时代赋予我们的福利。




那么,这个正当福利是怎么落入中间地带的呢?




很简单,假设A国今年共生产了100部电影,最终只有5部出口到B国,对于B国市场来说,存在侵权争议只是这5部。剩下的95部,本就不该被纳入盗版正版的界定问题,因为它们压根不在B国引进的范畴。




不在引进范畴什么意思?就是不存在正规渠道,B国观众想花钱都看不到,想买DVD珍藏都没办法。水上没桥让人走过去的时候,就得允许人自己游过去,不能直接等同于,没有桥就是没有路,没有路就是不该走。




“世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就成了路”,这话鲁迅还真说过。




伊朗电影《出租车》




2015年,伊朗拍了一部电影叫《出租车》,以极佳的创意拿到了第65届柏林电影节的金熊奖,片中在民间售卖外国电影光碟的伊朗大叔说过一段意味深长的话:




“这(售卖不能被引进的外国电影)是一项伟大的文化事业。这些电影永远都不会在伊朗上映,那些学电影的学生怎么能看到它们呢?您的儿子,包括您自己,要是没了我,你们就准备和伍迪-艾伦(美国文艺片导演)说拜拜吧!”







谈完了中间地带的“第三种状态”,再来介绍一下盗版侵权真正的示范案例。




2019年的春节档刚过,拿下第91届奥斯卡最佳影片的《绿皮书》就迅速登陆国内院线,并最终收获4.73亿人民币的票房,撬动了外国文艺片国内公映的天花板。名利双收的《绿皮书》是一部中美合资电影,中国的阿里影业参投了该项目。




中美合资片《绿皮书》




为保证《绿皮书》版权不被盗版资源侵袭,从而获得最大的院线收益,在资本与监管的双拳出击下,知名资源网站“胖鸟”被严厉查处,相关责任人受到了相应惩罚。时过境迁,有知情人爆料,“胖鸟”遭遇了竞争对手——某字幕组——的恶意上传资源,因此被相关利益方盯上,最终关门歇业。




对于《绿皮书》这样的好电影,我们当然应该去买票支持,并对国内企业与院线维护正当权益的行为予以认同。与此同时,我们也应当清晰地认识到,“胖鸟”上更多的不是盗版,而是资源,这些资源大多都属于无力被引进的电影,也就是“第三种状态”的奇珍异宝。




从这个意义上看,BT网站与《出租车》里的伊朗卖盘大叔一样,他们都是盗火者。盗火者们存在的价值,在于不管是资深影迷、影视从业者、电影媒体编辑还是影评人,都是靠着他们提供的海量资源才积累出阅片量,知名电影学者戴锦华说过:




正是这些资源喂养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文化品位。




戴锦华《昨日之岛》




如果审查-上映的行业机制完善、海外购片无限制无门槛、观众和创作者的权利得到充分尊重,那么盗版自然该人人喊打。但现在的问题在于,我们既不存在一个让人“踏踏实实”地看更多外国电影的路径,也无法推行一套合乎现实的电影分级规定,要么是压根看不到,要么看的是“修改版”。




就像19世纪的美国作家马克-吐温的名言——因为婴儿咬不动牛排,所有人都被告知不能再吃牛排了!




本文由作者鲁舒天创作,在今日头条独家发布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